朱鼎裔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zhudy.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2014-05-31 16:58:10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回忆录·考上教师 |浏览 7906 次|评论 0 条

关于《段平东》补充资料续     《 段平东》的写作有关的补充资料还有一些,在此一并转发:     (三)出高考预选试卷到学校工作,工作的性质变了,社会地位也变了。原来是造房子、挖矿石,是直接创造社会财富;现在是教书育人,引经据典,做“灵魂工程师”这是性质的变化;社会地位上由“老三”单位的成员(尽管不是老三),变成了属于“干部”序列的人民教师,社会地位自然不一样。但正如韩愈先贤所说:“事修而谤兴,德高而毁来。”在学校里,我...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7906) 评论(0)

2014-05-31 16:48:16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回忆录·考上教师 |浏览 3215 次|评论 0 条

关于《段平东》的补充资料       在写《段平东》之前,我有过关于她的回忆录,现转录如下,作为补充资料: (一)令人肃然起敬的陈志丰到学校教的是两个初二班的语文,每班近五十六个学生。教学虽是新手,但还是受到学生的欢迎。因为这两个班在初一和初二上学期,是一个原来教小学的小青年,自己也有不少搞不懂的字、词、句。当时没有教参,也没有统一考试。老师基本上是拿着字典上课,最多是根据拼音把文字教过了,至于词义、句子、段落、全...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3215) 评论(0)

2010-07-09 13:08:23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回忆录·考上教师 |浏览 2691 次|评论 7 条

(四)学生上本科,我上专科1983年我教出的第一批高中毕业生考进了大学本科。而我却得到通知,要我准备报考兵团教育学院专科班,考试科目是语文和政治。考试不算难,我还有幸考了个参加考试的第二名,第一名是二十五团的上海知青刘守菲。录取通知来的时候,我还有点不敢自信,我毕竟是离开读书的校门二十一年后第一次高考呀,怎么一下子还弄了个第二?王德成也很高兴,只是还有点遗憾地对我说:“毕竟是第二呀,还有第一在前头呢!”是呀,自我进学校以来,在校的教师...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2691) 评论(7)

2010-07-08 10:09:37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回忆录·考上教师 |浏览 2309 次|评论 1 条

(三)出高考预选试卷到学校工作,工作的性质变了,社会地位也变了。原来是造房子、挖矿石,是直接创造社会财富;现在是教书育人,引经据典,做“灵魂工程师”这是性质的变化;社会地位上由“老三”单位的成员(尽管不是老三),变成了属于“干部”序列的人民教师,社会地位自然不一样。但正如韩愈先贤所说:“事修而谤兴,德高而毁来。”在学校里,我不敢自诩德高,但起码也做到了事修,就这样“谤兴”了。十二连的副连长,那位被称之为“牛皮烘烘”的崔德忠,有个小女儿,本...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2309) 评论(1)

2010-07-05 14:07:06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回忆录·考上教师 |浏览 2090 次|评论 0 条

(二)学校琐事学校的校长是段平东,副校长是陈志丰,还有一个叫孙万全,教导员是张瑞友。张瑞友是第四野战军的战士,一路打到广东以后,受伤在从化疗伤,以后就分到新疆转业到兵团工作,他爱人是团卫生队的医生。段教导员有白癜风病,但人很正直,对看不惯的事常常能仗义执言。比如,学校后来来了一个从塔里木调来的自称能背出全唐诗的教师张默默,这个张默默一来就显示出他无事不能的样子,引起大伙的不满。人们给他算了一笔帐,即使他从六岁开始,以一天平均背五...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2090) 评论(0)

2010-07-02 14:51:32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回忆录·考上教师 |浏览 2619 次|评论 1 条

(一)令人肃然起敬的陈志丰到学校教的是两个初二班的语文,每班近五十六个学生。教学虽是新手,但还是受到学生的欢迎。因为这两个班在初一和初二上学期,是一个原来教小学的小青年,自己也有不少搞不懂的字、词、句。当时没有教参,也没有统一考试。老师基本上是拿着字典上课,最多是根据拼音把文字教过了,至于词义、句子、段落、全篇,都是很随意地瞎蒙的。我接手后,很快就扭转了这问题,学生明白的快,心情也愉快,校长段平东非常满意。很快一学期结束,期末...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2619) 评论(1)

2010-06-28 9:53:55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回忆录·考上教师 |浏览 2614 次|评论 1 条

 (五)忘不了的段平东十二连的工作是艰苦的。依旧是到戈壁滩装戈壁,给房建备料、打土块、造房子。拉戈壁到学校去,学校还在翻浆,路难行。每天拉着戈壁到学校的时候,弓着腰,伸长脖子,喘着粗气,挪动着步子,汗水顺着鼻子、脸颊往下滴。在学校里看到张小明,还在伙房里当伙夫,我们只是点了点头。我没有时间和他闲谈,还要完成一天的任务呢!也看到俞美娟,浑身收拾的利利落落,手里拎着东西,带着孩子,在翻浆的路面上跳着避开污泥浊水,像是要到什么地方去。...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2614) 评论(1)

关于博主

朱鼎裔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这里由我的脚印,有我的嬉笑怒骂、爱恨情仇,有我在低层的亲力亲为、良心的支配、无助的苦恼。这一切都成了过眼烟云,任由大家评说。文中的情节可以借用,但要与我联系,并点名出处。为了叙述贯通,有过恰当的处理,但不多。人名基本都做过处理,大家心中有数,也避免了尴尬,如果要自作聪明,对号入座,本人概不负责。

博文相关

相册

您还未上传图片,点击此处上传

音乐

博主尚未添加音乐。

留言

高一一班宋

2016-03-22 15:42:49

朱老师好 高一一班的来报个到

高一一班宋

2016-03-22 15:41:43

朱老师好~折腾的紫苑看的很爽~朱老师文采还是那么好

user69828408

2016-03-19 15:44:55

此留言为私密留言

曾瞿only

2016-03-07 22:51:19

此留言为私密留言

曾瞿only

2016-03-07 22:50:18

此留言为私密留言

统计

  • 博文(1154)
  • 总访问(3626334)
  • 建立时间:2009-09-30
  • 最后登录:2017-06-27

扫一扫

有不一样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