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鼎裔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zhudy.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2012-10-16 12:57:53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回忆录·文革难忘 |浏览 1669 次|评论 0 条

林仕荪和胡祥坤被押到××看守所,到看守所里已经天黑,完成关押手续后,就是搜身、拿走可能造成麻烦的东西,并登记在册。没有换囚衣,因为还没有判刑,就被送到一个大一点的囚室里。林仕荪知道,这是临时措施,提审后会分开按性质、性别分别关押的。    送他们到囚室的人,看样子是原来的警卫吧,没有穿警服,外面正在“打到公检法”看样子他们也受到冲击了。关囚室时照本宣科地宣布:    “不准交头接耳,不准交谈案情!”    ...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1669) 评论(0)

2012-10-15 13:48:02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回忆录·文革难忘 |浏览 2424 次|评论 0 条

  林仕荪讲的有点毛骨悚然,可是那位审查的老师,一点都不动声色,只是那记录的年轻老师,似乎有点惊悚,笔都停了下来。审查老师看了记录老师一眼,说:  “邵建雯,这点小故事就吓着你了?我们看现场、查案件,什么没见过?凶杀现场、通奸现场我们都见过,都不以为然,只有这样才能客观公正。你就让他编吧,我有我的对付办法!”  原来,上海的师范院校,基本都是郊区和外地人考的,上海人除了出身不好的、家庭困难的以外,都不愿考师范院校。...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2424) 评论(0)

2012-10-10 13:02:23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回忆录·文革难忘 |浏览 2692 次|评论 0 条

第二天,审查的人变了不是原来的指导老师,而是换了一个女老师和另一个女的做记录。那个女老师大概有过审查的经验,那个女记录看样子也是留校任教的毕业生,这种组合,可以避免经不起诱惑而犯错误吧!   林仕荪战战兢兢地在一片“打倒、绞死”的口号声中,被押进了审查室。那女老师(后来才知道是公安学校借来的预审学科的老师)要求重复昨天的供词,而且在旅馆的那一段,问的特别详细,弄得林仕荪都不好意思详细讲。但是那个女老师队林仕荪说:   ...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2692) 评论(0)

2012-10-09 13:41:45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回忆录·文革难忘 |浏览 2625 次|评论 0 条

 果真,接下来就是要审查“金色打火机”的主犯了。指导老师真辛苦,简直是连轴转!在红卫兵们的一片吼声中,一个老头被推进了“审讯室”。按常规,红卫兵是要参与的,但指导老师看了送来的材料后宣布:   “伟大的……教导我们说: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今天这场初审,按规定,不满二十岁的年轻人,不得参与审查,希望在场的同学自觉遵守!”   红卫兵们最听伟大的话了,的确,这场审查是少儿不合宜的,中学生就是高中毕业也不满二十岁,他...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2625) 评论(0)

2012-10-08 12:33:49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回忆录·文革难忘 |浏览 2520 次|评论 0 条

 上集讲到胡祥坤交代了逃到吴江,在一个农家吃了饭,去柴房睡觉了,却不知是大难临头的时刻,那女人的赌徒丈夫回来,见到包熟食的报纸,正是通缉悬赏令要在胡祥坤的身上再捞一笔,回到镇上去报案了,胡祥坤的命运成了悬案。   这时,红卫兵造反司令部的指导老师接了电话,竟然放回了胡祥坤,让他明天再来交代。其实,他不知道,明天就有他的噩运降临。   胡祥坤前脚刚走,指导老师后脚就回来了。他带回了几个同学带回来的串连的“战报...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2520) 评论(0)

2012-10-05 12:04:22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回忆录·文革难忘 |浏览 2720 次|评论 0 条

一,追查杀人犯    上集说到胡祥坤逃跑时,红卫兵司令部的指导老师插嘴说:   “慢点,慢点,你说交代还是放毒?我们这里不少是中学生,你说吃药酒,后来干的那事干什么?”   胡祥坤马上说:“你叫我交代,不允许有隐瞒,我说的已经很注意了。不讲就是不老实,讲了又是放毒,我没法讲了!”   那老师说:“现在你老实讲,那个女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邓锡侯的还是谁的?”   胡祥坤说:“我当时只是听说是邓锡侯的,那时...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2720) 评论(0)

2012-10-03 13:06:25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回忆录·文革难忘 |浏览 3286 次|评论 0 条

昨天发了《文革小故事》点击率出乎意料,因此,激起了我对文革的回忆,首选的当是今天要讲的《旧案重提》了。   那是1966年红卫兵运动的初期,上海的学校在北京来的红卫兵的大串联的带动下,也纷纷成立造反司令部,先是上街“破四旧”剪开小脚裤、剃掉飞机头。在南京路上不是地可以看到被剪开的小脚裤,在路上匆匆跑过,裤脚像两篇裙摆,随风飘曳,吸引路人的注意;一会又有被胡乱剃掉半边的“阴阳头”,捂着头跑到公交车站逃去。   更...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3286) 评论(0)

2012-10-01 16:01:05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回忆录·文革难忘 |浏览 3839 次|评论 0 条

文革小故事一、小毛当官       高士贵的徒弟小毛,只在高士贵那里学来十路谭腿和梅花架子,就觉得可以开武馆了。无奈他有两个障碍,一个是沈志超那家伙了得,是赵宏均的徒弟!好在他已经到河南去了;另一个障碍是296弄的韩兆峰,那一次在孔家木桥路打架,要不是沈志超拉架,说不定要吃亏。还好,韩兆峰在化工专科学校毕业以后,搬家了,搬到虹口的天宝路去了。    更让他高兴的是他工作的上海火车东站装卸大组里出...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3839) 评论(0)

2011-10-19 13:51:52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回忆录·文革难忘 |浏览 5094 次|评论 0 条

      生动的一课   在《还有一种说法》一文里,我提到方爱玲想起了在四支干九农大滴水时,听了大伙的议论和路又生的一段讲话后,不禁心生寒颤她判断,他自己是怀孕了。   现在的“性学家”总以为全中国只有他们懂性,也只有他们才能让中国的“性”走上正轨,我想,这是漠视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史,漠视中国有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事实。其实连他们自己也不断地从中国的古籍、出土文物中,用古代中国...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5094) 评论(0)

2011-10-08 15:45:27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回忆录·文革难忘 |浏览 2815 次|评论 0 条

                               救赎,救赎上一篇写到方爱玲时,已经四千多字了,因此就草草了事地写了方爱玲、来锦绣的事。不料网友不答应,非要细细道来。我想,方爱玲的事,可以谈一些,因为除了我自己掌握的以外,还有许多说法可以供大家品味。来锦绣的事,因为她不是知青,只是与知青有些关联,如果篇幅允许,就写一些吧。出于寂寞和好奇,方爱玲选了一个柳毛新,探了...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2815) 评论(0)

关于博主

朱鼎裔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这里由我的脚印,有我的嬉笑怒骂、爱恨情仇,有我在低层的亲力亲为、良心的支配、无助的苦恼。这一切都成了过眼烟云,任由大家评说。文中的情节可以借用,但要与我联系,并点名出处。为了叙述贯通,有过恰当的处理,但不多。人名基本都做过处理,大家心中有数,也避免了尴尬,如果要自作聪明,对号入座,本人概不负责。

博文相关

相册

您还未上传图片,点击此处上传

音乐

博主尚未添加音乐。

留言

高一一班宋

2016-03-22 15:42:49

朱老师好 高一一班的来报个到

高一一班宋

2016-03-22 15:41:43

朱老师好~折腾的紫苑看的很爽~朱老师文采还是那么好

user69828408

2016-03-19 15:44:55

此留言为私密留言

曾瞿only

2016-03-07 22:51:19

此留言为私密留言

曾瞿only

2016-03-07 22:50:18

此留言为私密留言

统计

  • 博文(1154)
  • 总访问(3626327)
  • 建立时间:2009-09-30
  • 最后登录:2017-06-27

扫一扫

有不一样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