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鼎裔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zhudy.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一轮秋月(剧本·26)

2017-06-17 10:21:5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73 次 | 评论 0 条

喜讯中的意外

二、想不到的事
    覃文奎得知秋月是喜脉后,出了老中医的门,高兴得手舞脚蹈起来,还哼着广东音乐《喜洋洋》。老中医听到院子里有动静,伸出头来看了一下,也不禁笑了起来。他叫住了覃文奎,又对秋月挥挥手,让秋月先走,这才对他说:
    “小伙子,你不要乐极生悲啊,三个月之内,你要禁房事,否则就要出事的,弄不好要出大事!”
         

    覃文奎这才冷静下来,规规矩矩地向老中医致谢后才出去。其实覃文奎也知道,初孕三个月之内,是要节制那个事的。这时,等在院门外的秋月回过头来问:
   “老先生把你叫回去做啥啦?”      
    覃文奎说:“没啥,就是要我们三月不做那事!”
   “那不把你憋死?”秋月好像有点幸灾乐祸,又有点可怜他的样子。
   “我到新疆几个月也没憋死呀!”
   “我看不到就不管那么多,你在我眼前,那副急吼吼、迫不及待的样子、可怜巴巴的样子,我看你怎么办!”秋月显然是有点看笑话的样子。
   “办法总会有的,你就不要管了,唉——这个老中医灵不灵?”覃文奎突然转换了话题。
   “老中医是大姨妈认得的,他是妇联的老朋友了,有点病都找他看的。自从他被打成右派后,因为年老,就离开中医院了,不过,大家都找他的。他是一看一个准。能找到他的都是妇联介绍来的,他也不收费,不开药,只是给人家讲病情,人家也心中有数地到医院就医的。”秋月陪大姨妈来过,知道这是可信的。她也宣传过节育,也粗知一些这方面的知识,她坚信,只有中药才能比西医什么化验更早更准知道是否怀孕的。
     突然秋月想起了覃文奎刚才讲的“总会有办法”,就问:
    “哎,你刚才讲的‘总会有办法’那是怎么一回事?”
    “快到家了,到家再说。”覃文奎好像有点敷衍。
    “不嘛,我现在就要知道!”据说,女人一旦知道自己怀孕了,就会娇气起来。
     覃文奎拗不过她,只好悄悄地对他说:(下面作耳语状,说话内容为表情参考
    “张兴龙教的办法,猛喝水,然后撒尿去,他说‘男的骚了一泡尿,女的想了睡一觉’,还合撤押韵的!”
    “你糊弄我!”秋月说,说着就到二爷叔的屋子了。(可以表演
     他们进屋去,继续那个话题。覃文奎说:
    “书上讲的,可以浇冷水,一浇就老实了。”(耳语,表情提示
    “嘎冷的天,要浇出毛病来的!”秋月有点舍不得。
    “那你讲怎么办?”
    “我听说,你们男人自己解决!”秋月在听那些绣娘交谈时听说过,没听到覃文奎说,想证实一下。
    “噢,你讲的叫‘自慰’,老百姓叫‘打手虫’、‘打飞机’、‘盘卵子’,龌龊的很!”覃文奎不屑一顾地说。(耳语状,仅为表情提示,下同
    “咯么她们讲你们的‘跑马’是哪能一回事?”
    “那就是遗精,这也不稀奇,精满自流嘛。”覃文奎还是不在意地说。
     秋月怎么也套不出覃文奎的话来,就直接问:
    “要是有老婆的人,像我一样又不好做那事,又想做那事时,怎么办?”
    “那就只有自己克服了,旧社会可以讨小老婆、找妓女,现在就可以浇冷水、撒尿……”覃文奎不动声色。
     秋月只好说了:“你说的舜舒迪的那个办法,是不是解决的办法?”(可演,下同
    “那事很龌龊的事,气味很大的!”覃文奎终于知道秋月想知道什么了。
    “我不怕,我知道,你们想起那事时,不好受的,只要能帮你解决问题,我不怕,也就这几天了,你回到新疆,你再用你的方法解决你的问题吧!我们绣房的绣娘巧琼讲的时候,我不在意听到的,……”
    覃文奎感动了。他们只是紧紧相拥。
       

    南方的春节已经是“沿河看柳”的时候了。覃文奎登上回新疆的列车,随着列车车窗外的景色,显示出内地大陆性气候的变化。
    到新疆时,新疆竟然还是冰天雪地的样子,这是覃文奎在新疆过的第一个冬天。文联的办公室里,是苏联专家用过的房子,有暖气,覃文奎的宿舍是要烧煤炉的。覃文奎就是学不会点煤炉取暖,老是在办公室磨蹭。那天他在编辑二室的另一位编辑的桌子上,看到一首用毛笔抄写的诗:
                烧  荒  
               
好大的火啊,

               荒原成了火海……
               野火烧不尽,
               禾苗起不来!
               快磨亮我们的犁刀,

               犁开一个新的时代!          
         

     那是著名诗人艾青在北大荒写的诗,一看到这充满激情的诗篇,覃文奎为之振奋!他激动起来,用他的无锡普通话朗诵起来,大概和作者一样,都是属于吴越语言区的缘故,覃文奎朗诵的很有韵味。
    当他再一次朗诵时,刘肖芜已经站在他的身后了,他一点也不知道。
    “知道这是谁的诗吗?”刘肖芜问。
    “没写作者,我看大概是哪位在组稿是发现的吧?”覃文奎回头一看,原来是刘肖芜先生,随口回答。
    “这是艾青的诗,是打成右派后,被王震将军请到东北完达山下,在825农场写的。你看这诗的气势多大!”
    “是的,读书时,我就读到过艾青的《大堰河——我的母亲》,也只有艾青才有这样的气势!”
    “想去看看他吗?”
    “你上次不是告诉我,不要在采易面前提到他吗?”
    “是呀,上次我安排时,就故意没有安排采易到石河子去,就是怕他们见面的。艾青写了《白杨树》‘……像一把把出鞘的利剑,刺向高傲狰狞的青天!…… ’采易硬说那青天就是党,艾青是借此反党的!好多人都说那是反蒋的,国民党不就是‘青天白日’旗帜吗?但是采易是理论家,他说话管用,艾青就因此成了右派。”
    “他还在石河子?”
    “他马上就要到乌鲁木齐来了。”刘肖芜说:
    “他五九年到新疆的,新疆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王恩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政委张仲瀚,都是原三五九旅王震的部下,而且当年在延安时期就与艾青相熟。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副政委张仲瀚,(政委是自治区党委书记兼的)遵照王震部长的指示,热情欢迎和接待了艾青夫妇,并在生活上作了最细致妥善的按排。”说着,刘肖芜老先生还朗诵了艾青的另一首诗:
          《年轻的城》
          我到过的许多地方
          数这个城市最年轻
          它是这样漂亮
          令人一见倾心 
          不是瀚海蜃楼
          不是蓬莱仙境
          它的一草一木
          都由血汗凝成
          你说它是城市
          却有田园风光
          你说它乡村
          却有许多工厂
          ……
         
     刘老先生浑厚的河北口音,带着激情,背诵了这首诗。
    “这是艾青为石河子写的。石河子是我们新疆最年轻的城市,是一代军垦战士在荒漠上用最简单的、最原始的工具,披星戴月流血流汗地建立起来的全新的城市!唉,可惜,文人相轻,采易理论上是有一套,可是。似乎搞理论的一定要有一个靶子,否则,他的理论就会落空一样,结果害得艾青到现在还是右派!
     艾青的右派,是由北京文联宣布的,事实上是上面定的,这些我们不说了。最近有文件,要给一部分右派摘帽子,先要一份摘帽的材料,你能不能代表文联写一份给艾青摘帽的这材料?”刘肖芜问。
    覃文奎听了有点激动:“我敬仰艾青,也愿意帮助艾青写这材料,可是,我不了解他的情况,不知道怎么写。”
    “所以我才问你‘想去看他吗’,就是要你和他接触一下,你就可以了解他,这样一来你就可以了解他并以文联的名义,给他写一份材料,尽早把那个帽子给摘了!”
     覃文奎听了后,有点战战兢兢,这个任务不是小事,艾青他是中国文学史上的重要人物,给他写摘帽材料,不是小事!但是,他还是接下了这个重要的任务。
     到了石河子,覃文奎亲眼看到了艾青笔下的“年轻的城市”非常激动,又在艾青那里看到了他的另一首诗:  
                  帐  篷
              哪儿需要我们,
               就在哪儿住下,
              一个个帐篷,
               是我们活动的家。
              ……  ……
               换一个工地,
                就搬一次家,
               带走的是荒凉,
                 留下的是繁华。
       
   

     覃文奎不虚此行,虽然到了新疆有半年了,才是第一次深入到兵团,了解兵团。这首《帐篷》让他对兵团人陡升敬仰之情,兵团将士和边疆民族艰苦的创业精神,使他看到了有一种人的伟大,就在于他们的奉献!
     摘帽材料真不好写,既要写出他的认罪,还要写出他的悔过,这对艾青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覃文奎来回跑了不知跑了多少趟,总算写出来了的得到艾青的认可,文联也觉得过得去,才以文联的名义交到了自治区党委。
    看着覃文奎兢兢业业的样子,刘肖芜心里一阵酸楚,因为,就在覃文奎来回为艾青摘帽奔波的时候,中央出台的一个文件——《关于各级国家机关、党派、人民团体精简建议》,提出精兵简政,下决心“拆庙”的文件已经传达到新疆的各级机关、党派、人民团体,覃文奎就是在精简的范围之内。
    让覃文奎精简到哪里去?他到新疆是刘肖芜从复旦争取来的,他尽管是无锡的郊区家庭子女,但是他24岁中有十七年是在读书,而且是住在无锡市里完成中学教育在上海完成中国一流学府的大学教育的。怎么办?
    覃文奎见到刘肖芜,打了一个招呼。他得到了艾青在新疆的门生扬眉的诗集,正要好好看看,就赶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专心去读了。
    刘肖芜一筹莫展。覃文奎能接受得了这个突然变化吗?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一轮秋月(剧本·25)      下一篇 >> 一轮秋月(剧本·27)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朱鼎裔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这里由我的脚印,有我的嬉笑怒骂、爱恨情仇,有我在低层的亲力亲为、良心的支配、无助的苦恼。这一切都成了过眼烟云,任由大家评说。文中的情节可以借用,但要与我联系,并点名出处。为了叙述贯通,有过恰当的处理,但不多。人名基本都做过处理,大家心中有数,也避免了尴尬,如果要自作聪明,对号入座,本人概不负责。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