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鼎裔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zhudy.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一轮秋月(剧本··24)

2017-06-16 15:56:2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68 次 | 评论 0 条

厚积薄发,两地相思
             
一、工作不是那么浪漫
     覃文奎送走了上海文艺界 赴疆采风(代表)团后,回到文联上班,刘肖芜把他分到采编二室工作。覃文奎不不懂这个工作的性质,就去找刘肖芜了。
     刘肖芜的办公室在文联的第一栋房子,过去时,他正好送客人回来,见到覃文奎就把他叫进了办公室:
    “怎么啦,是不是不知道二室的工作性质,有点怀才不遇的感觉呀?”等覃文奎到办公室坐下后,刘肖芜给覃文奎倒了一杯水,看着覃文奎的样子就猜出了覃文奎的心思。
       
     刘肖芜对覃文奎说:“你有很好的人文底蕴和强力的文学功底,但是,我发现,你自己的作品不多,想来,你是处在‘厚积薄发’的‘厚积’阶段。我不急着要你出成果,因此,我还是觉得你到‘采编二室’去的好。
     告诉还要你一个机密:北京的青年作家王蒙、著名的诗人艾青,他们都是才华出众的作家、诗人。但他们也都是右派。现在他们都在我们新疆接受‘改造’。新疆没有为难他们,让他们到农村去,与老乡自由接触,也算是‘深入工农兵,体验生活’嘛,他们也许会有作品出来,你可以去跟他们约稿,和他们攀谈,可以增加你的‘厚积’。
     在喀什那边,还有歌唱演员倪霜降,中央音乐学院的高材生,歌唱的不错,嗓子也很特别,就是小球巴子出问了点问题,差点……不说了……,还有个歌词作者李佑容,也在喀什。他们的稿子,一般都是由二室先过目了后推荐给一室的。也就是说,二室是大判官,留下来的稿子都是可用的,至于放到何处用,怎么用,就由一室仔细确定了。这么重要的工作,我想,交给你我才放心!”

     原来,文联除了有各文化团体的组织、活动的功能以外,也收到各方的来搞。有文学的、演艺的稿件,所以也有编辑室。编辑室人不多,遇到可用的稿件,就推荐给演出团体、文学刊物、报纸副刊,起码也可以在《文联通讯》上刊登出来。当然,也有一些新手直接寄来稿件,经他们修改后推荐,命中率很高。报刊杂志的自己稿件就不少,也有一些不发表的、请文联给他们初审代劳把关的。
      覃文奎没有想到编辑二室还有这么大的作用,就不再含糊了说:
     “明确了我的工作性质和方向,我一定要好好尽职尽力!”

      刘肖芜端给覃文奎一杯水,是当时的茶缸,不是现在的茶杯,茶缸上还掉了一块瓷。
     “想老婆了吧?”刘肖芜问。不对的老干部都会通过生活上的关心消除上下级之间的距离。
     “没有,没有!”覃文奎否认,不过有点脸红。
     “没有?——那就是你看上这里的维族姑娘了,这里的维族姑娘都很漂亮!”刘肖芜有点严肃的样子。
     “我没有看上这里的,我和秋月从小就在一起……我还是想她的!”覃文奎有点急急巴巴地回答,还是露了实情。
     “对了,这才是老实话,哪有不想的道理?新婚燕尔的,就不想了,那一定是出问题了。不过,我告诉你,两口子成天在一起,就不新鲜了,隔一段时间再见面,那才什么叫‘小别如新婚’嘛!到那时候你才知道‘如胶似漆’是什么意思。”
     覃文奎心领神会,还是有点害羞。刘肖芜看他的窘态,哈哈大笑:
    “小覃呀,我也年轻过,我也荒唐过,所以我们叫做‘过来之人’。结婚讲起来是大事,但也是琐碎的家常事,这些事,我经历过了,就不以为怪了。你是新婚的,要‘保鲜’懂吗?要‘鸿雁传书’,三天两头就要有信,这才能‘保鲜’懂吗?你一定读过鲁迅的《两地书》,告诉你,那是出版物,怕孩子们读了不好,作了删减的,实际上,书信是私人物件,里面可能会很黄很色的,你看了以后会大吃一惊,也会有幡然醒悟的感觉。”
    覃文奎大吃一惊,想不到一直可敬的刘肖芜主席,如此博学、又是如此地坦率直言!

    覃文奎回到办公室,办公室里给他一份喀什来的稿件,是喀什的歌词作者李佑容的《太阳和月亮》。他看了一下,内容是将太阳和月亮说成是一对情人,老是追逐着不能在一起,他感到创意还可以,只是格调格调还有提高的空间。
    他向二室的主任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由覃文奎批了修改意见后退了回去。
    退回颇有名气的歌词作者的稿件,还是二室的第一次,只有覃文奎做得出。但是提出的修改意见写的很中肯,主任也没说什么。

    喀什离乌鲁木齐有千里之遥,这在内地,就可以穿越一两个省了。会有什么反应,大概要等一两个月。而这一两个月里,覃文奎受到太阳和月亮的启发,给秋月写了不少书信。
    他想起了刘肖芜先生讲的,“书信是私密的,可以写很私密的东西”他也就大胆地写了。可以说,他的“私密”的信件,会使秋月热些沸腾,而秋月的回信也使覃文奎更加思念私密的秋月。
    编辑室的工作没有那么浪漫,但是他和秋月的两地书却是他们爱情加温的加油站!
    二个月后。李佑容的稿件又来了。他非常感谢覃文奎编辑的修改意见,将《太阳和月亮》改成了以后风靡一时的《金梭和银梭》。
    而覃文奎则把他和秋月的两地书汇拢,自称为“清秋两地书”了,清就是覃文奎的覃的谐音,秋就不用说了。我们看看这两地书都说了些什么。
   

二、清秋两地书
     (此两地书是私密的,懂的人不必炫耀,不懂得人自会慢慢悟得,不要牵强附会就行了。)
   覃文奎致秋月:
   秋月,我心中的一轮秋月:
        前些时间,我陪着上海文艺界赴疆采风团,也游遍了天山南北的草原大湖牧场森林,亲见了各族的
   爽朗豪迈,热情好客,这是我在书本上看不到的,在上海、内地也根本不可能体验到的。我在伊宁、伊
   犁、布尔津、阿克苏、喀什、库车、库尔勒、吐鲁番都给你寄了明信片,谅已收到,昨天,我刚回到乌
   鲁木齐,稍作休整就投入新的工作。请你收到信后,向爸妈弟妹们问好。下面是我们的私房话,你知道
   就行了,不要外泄,以免人家笑话。

       我很想你,老是梦到你。我承认我太自私,太流氓了,老是想那事,你会说我无耻吗?那天,我把我
   的第一次交给了你,你也是第一次。我们都信守诺言了,可是我太自以为是,让你受苦了。我怎么就那么
   无耻,一直想着自己的感受,不问一下你的感受?到现在,我还感到对不起你,你能原谅我吗?说老实
   话,我到现在还想着那事,是不是太不像话了……

   秋月回信:
   覃亲:
       ……   ……
       你傻啦?那事是外人说的,夫妻之间的那事,怎么就“无耻”了?如果那就是无耻,那么我宁愿我无耻。
       告诉你,虽然有点皮肉疼痛,但是我很享受。我那是从未有过的享受,我愿意一直享受下去。你想那事,我
   也想那事,我们就算扯平了。说实话,那事以前没有过,也没啥,有过以后就老想着。看起来是我无耻了。
       我弄不明白,就那么一点地方,怎么就那么大的魔力,让我终生难忘?我想,那不是我们无耻,是老天
   给我们的报酬。我们守住了自己的初夜,就给我们做大的快活。我们分开了,还会有相聚的时候,那时候肯
   定更快活!
       ……   ……

   覃给秋的信:
   秋月,洁白无瑕的月:
       ……   ……
       你说的对,是老天给我们的恩赐。要不,就那么一点大的东西,哪来的那么大的魔力?我一定保管好属
   于你的那东西,完整地到再见面的时候,交给你!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愉快,我不会给别人分享!那是我们之
   间私人的感觉,永远不会给人分享!
       ……   ……

   秋给覃的:
   亲亲覃:
        ……  ……
        太对了,我也为你保存着你的愉快,那只是属于你的享受和愉快。我不知道你那么一点点东西,就会让
   我像触电一样,浑身颤抖,每一个汗毛孔都浸透着舒服!难怪有“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作连理枝”,你
   说说看,那“连理枝”是不是就是指我们的那个地方是连在一起的?每次梦到你,就是连在一起的那事,让
   我激动不已。
       我一上床,就好像是你在“连理”,那时候,你像一头疯狂的蓬头狮子,埋头拱在我的那里,奋不顾身,
   也不嫌我那里丑,给我腾云驾雾的感觉,你更像像是奋力耕耘的黄牛,喘着粗气在耕耘着……我真不愿意让
   你停下来,……  ……,醒来就是一场梦!
       是我太色了吧!只要你喜欢,我就这样下去。
       你妈希望我怀小囡,我不想,要不你回来就是一屋子的小孩的尿骚气。
       ……   ……
   覃给秋月的:
   给我无尽愉悦的月:
        ……   ……
        讲到那事,我真有点失态,都是看了张竞生的书和《金……梅》是我自私的表现。我本意是让你高兴,
    忘记了征求你的意见,我应当尊重你的选择。
        我不急着要小孩,不是我不喜欢要小孩,只是我没法分担有了小孩后给你的负担。我只是想着你,现在
    就想着你,太难为情了,我眼前老是你的笑容和你的那个蜜窝!要是下次,我就不下来,让你快活!
        快过年了,听说文联要有个到上海出差的任务,不知道我能不能争取到。到那时,我们再做那事!
        ……   ……
三、新发展,新任务
     果然,1961年6月时,由中宣部召开的《关于当前文学艺术工作的意见》(文艺十条》八月份交给全国各地讨论后,由反右以来文艺界的紧张形势有了松动。
    刘肖芜因为弟弟在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工作,消息多,早就吹风给他。他也想在文艺界工作正式缓解决定出来时,就有新的文学艺术的成果拿出来。于是他就经过自治区党委宣传部、文联党组同意,以及所属单位的领导的支持,决定率领新闻出版、文学期刊、歌舞戏剧的各界代表到上海去一趟。
       
    因为那时上海正在柯庆施的提议下,要在上海搞一个“大写十三年”的运动(即在国庆十三年之际,歌颂新中国的建设成果),这是一个学习的好机会。再说,新疆也决定在上海招收应届高中毕业生来新疆就读大学(由新疆学院扩建的新疆大学、兵团财校、新疆农学院等),这是一个机遇,还可以去拜访上海的文艺老前辈,学习上海的做法。
   去上海的决定是在1962年1月10日出来的。他走出会场正看到覃文奎,想到人家是新婚燕尔的,何不在春节休假期间,让人家团圆一下?他就又和还没走散的参会人员简单商量一下,决定由覃文奎利用春节假日期间,到上海的《解放日报》社、《文汇报》社、《青年报》社、《劳动报》社、《上海文学》社、《萌芽》杂志社去拜访一下,顺便挖一些稿件来,丰富新疆的报刊内容。
   刘肖芜解释:覃文奎是合适做这事的,不仅在《劳动报》当编委的胡万春刚由覃文奎接待过,而且,萌芽杂志社里还有覃文奎大学的同学胡毓芬在那里工作。所以,此事一下子就得到了通过。
   他找来了覃文奎,告诉他的想法和刚刚的决定,覃文奎激动不已,连声说谢谢。想到马上又可以和自己朝思暮想的秋月见面了,也是一次“漫卷史书喜若狂”的味道吧。他赶紧处理了手头上的工作,又是买好带回去的“伴手礼”,然后买好1月14号到兰州的汽车票,是联运的票,到了兰州,就可以直接上到兰州到上海的火车估计19号可以到无锡。在无锡先蹲一天,不,两天,可以和秋月有两夜的美好时光,再到上海……。

   事情还算顺利,一月十九日真的到了无锡,晚上到的,虽然坐车是疲劳的事,但是,覃文奎的劲头不减,秋月也没了结婚那几天的羞涩,高质量地完成了周公之礼。
   二十一号,覃文奎赶到上海,会见了胡万春、胡毓芬并由他们陪同,去了预定的几个报刊杂志社,一切异乎寻常地顺利,至于约稿,起码胡万春和胡毓芬的两篇是肯定有保证的。他们还拜望了工人作家费礼文、工人诗人王森,见了王宁宇、卢芒,约了稿,他们都愿意帮忙,也拜见了文坛宿老荆以、魏金枝……。
   覃文奎也回到复旦,只见到《现代汉语》的老师胡裕树,因为覃文奎学的《现代汉语》早在1958年就结束了,覃文奎还是记住老师的,经过提示,胡裕树老师才依稀记得一个满口无锡话的学生覃文奎。提起舜舒迪老师时,胡裕树老师立刻显示出一种不屑的神情,因为舜舒迪老师在与教文艺理论的采易老师有超乎寻常的关系!
   后来才知道,舜舒迪不知从哪里知道采易老师有“不举”之症,要用“吹箫”的办法帮采易老师“医治”,结果被采易老师的爱人发现举报,舜舒迪老师被调出,采易因为是华师大的老师,由华师大处置。
   覃文奎不知道,这时中央出台了一个文件——《关于各级国家机关、党派、人民团体精简建议》,提出精兵简政,下决心“拆庙”,这又要影响到覃文奎和秋月的命运。
   下面我们看看发生在1962年的大事对我们了解故事的背景还是有用的:

2月21日-23日 刘少奇在北京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毛泽东在外地未参加),讨论1962年国家预算和整个经济形势问题。会议分析当时农业生产下降,市场紧张,物价高涨,通货膨胀和国家存在大量财政赤字的情况,认为我国的财政经济形势是处在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必须确定一个调整恢复时期,以农业为基础,全面地调整国民经济。会上,陈云作题为《目前财政经济情况和克服困难的若干办法》的讲话,得到其他常委的一致赞同。征得毛泽东同意后,3月18日将这个讲话批发各地区、各部门。4月19日,中央决定由陈云担任中央财经小组组长,统管财经工作。

  2月27日 中共中央联络部部长王稼祥,征得部党委的同意,就党的对外工作政策问题联名给中央负责同志写了一份书面建议。建议提出:为有利于国民经济的调整和恢复工作,争取时间渡过困难,党应该在对外政策上采取和缓的方针;同时提出在困难形势下我国对外援助应实事求是,量力而行。这些正确的建议,后来被毛泽东说成是修正主义的主张,受到不公正的批判。这个错案已于1979年3月9日经中央通报平反。

  3月2日 周恩来在广州国家科委召开的科学工作会议和文化部、剧协召开的剧本创作座谈会共同组织的大会上,作题为《论知识分子问题》的报告。报告指出“十二年来,我国大多数知识分子已有了根本的转变和极大的进步”,重新肯定我国绝大多数知识分子是属于劳动人民的知识分子,恢复1956年知识分子问题会议对知识分子的正确估计,并强调在社会主义建设中要发挥科学和科学家的作用。

  3月7日 陈云在中央财经小组会议上,就计划工作发表讲话说,管理年度计划,首先要安排好农业和市场,这是关系到城市人民生活的大问题,应该成为重要国策。调整今年的计划,要准备对重工业、基本建设的指标“伤筋动骨”,再不要只想到钢了,应该在综合平衡基础上全面安排。

  3月27日-4月16日 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在北京举行。周恩来总理代表国务院作《政府工作报告》。报告对“大跃进”以来政府工作中的缺点错误作了检查,并且总结几年来统战工作中的经验教训,充分肯定知识分子、民族资产阶级分子在政治思想上的进步,强调团结他们一道工作的重要性。他重申,知识分子中的绝大多数已属于劳动人民的知识分子,不应该把他们当作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民族资产阶级分子的绝大多数在社会主义改造中已经取得进步,他们中间的一部分人已经改造成为劳动者了。报告还指出,我国的阶级斗争总的趋势是波浪式的,但是向着缓和的方向发展,如果认为阶级斗争已经结束、或者短期内可以结束,是不对的。同样,如果认为阶级斗争不是向着缓和方向发展,而是不断尖锐化,也是不对的。周恩来的这些话,在当时引起了民主人士和知识界的热烈欢迎。

  4月27日 中共中央根据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的精神,发出《关于加速进行党员、干部甄别工作的通知》,指出:自从1961年6月,中央指示对最近几年来受过批判和处分的党员、干部实事求是地进行甄别工作以来,目前还有一些地区或部门贯彻中央指示不力,进度很慢。中央认为,甄别平反工作要加强领导,加速进行。“凡是在拔白旗、反右倾、整风整社、民主革命补课运动中批判和处分完全错了和基本错了的党员、干部,应当采取简便的办法,认真地、迅速地加以甄别平反。”这样,就为最近几年来主要在“反右倾”斗争中被错误批判和处分的绝大多数人进行了甄别平反。

  4月30日 中共中央批准中央宣传部定稿的《关于当前文学艺术工作若干问题的意见(草案)》(简称《文艺八条》),由文化部党组、文联党组下发全国各地文化艺术单位贯彻执行。《文艺八条》是在1961年8月1日印发各地征求意见的《文艺十条》的基础上修改而成的。八条的内容包括:贯彻执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正确地开展文艺批评;批判地继承民族遗产和吸收外国文化;改进领导作风;加强文艺界的团结等。

  5月7日-11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在北京举行工作会议,讨论中央财经小组提出的《关于讨论一九六二年调整计划的报告》。会议由刘少奇主持,周恩来、朱德、邓小平作了讲话。会议正确地分析财政经济形势,作出全面贯彻执行“八字方针”和对国民经济进行大幅度调整的重大决策,要求切实地按照农、轻、重次序对国民经济进行综合平衡。为此,会议决定进一步缩短工业生产建设战线,大量减少职工和减少城镇人口,切实加强农业战线,增加农业生产和日用品生产,保证市场供应,制止通货膨胀等一系列调整国民经济的果断措施。会后随即迅速贯彻落实:基本建设投资,由1961年的123.3亿元,减少到1962年的67.6亿元。工业战线实行必要的关停并转;国营工业企业在1961年减少的基础上,本年减少18000多个。本年1月至8月,精简职工850万人,减少城镇人口1000万人。为实现中共中央在1962年初提出的“当年平衡,略有回笼”的方针,除加强银行信贷和财政管理外,还对部分商品实行高价销售的办法。

  6月14日 中共中央批转中央统战部《关于全国统战工作会议的报告》。批示指出:近几年来在一部分同志中有一种忽视统战工作的倾向,滋长了骄傲自满、宁“左”勿右的思想,这对于党同党外人士的团结合作,对于社会主义事业是十分不利的,必须坚决纠正。当前,为保证顺利完成调整国民经济的艰巨任务,必须调整统一战线内部的各种关系,发扬人民民主,团结一切爱国人士,充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共同克服困难,争取社会主义建设的新胜利。

  6月16日 彭德怀给毛泽东、党中央写了一封长信(即八万言书),请求党全面审查他的历史。信中特别申明,他在党内从未组织过什么“反党小集团”,也没有“里通外国”的问题。8月22日,彭德怀又致信毛泽东、党中央,再次恳请中央组织专案审查,以便弄清他犯错误的性质,作出正确处理。这两封信在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上被当作彭德怀搞翻案,受到不公正的批判。

  6月20日 中共中央批转民族事务委员会《关于民族工作会议的报告》。报告指出几年来民族工作中的缺点错误,主要是:忽视民族特点,忽视宗教问题的民族性、群众性和由此而来的长期性和复杂性,忽视少数民族的平等权利和自治权利,忽视对少数民族上层人士的团结工作等。报告认为当前民族工作的方针应当是:调整民族关系,加强民族团结,加强同一切爱国民主人士的团结,以调动和发挥各少数民族人民的积极性,恢复和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

  7月9日、11日 邓子恢在中央党校作《关于农业问题的报告》,主张建立严格的生产责任制,实行队(生产队)包产,组包工,田间管理包到户;对一些特殊的技术活,可以实行联系产量超产奖励的个人责任制。邓子恢的这些意见,得到许多领导同志的赞同,但是在八届十中全会上被当作刮“单干风”,受到错误的批判。

  9月24日-27日 中国共产党八届十中全会在北京举行。毛泽东作关于阶级、形势、矛盾和党内团结问题的讲话,把社会主义社会中仍在一定范围内存在的阶级斗争作了扩大化和绝对化的论述,指出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中资产阶级都将存在,并存在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强调阶级斗争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还错误地批判所谓“单干风”(指包产到户)和“翻案风”,并严厉指责所谓“黑暗风”(指对当时严重困难形势作充分估计的观点)。这个讲话标志着政治思想上“左”倾错误的严重发展。八届十中全会继续坚持调整国民经济的方针。会议指出,全国人民当前的迫切任务是贯彻执行以农业为基础、以工业为主导的发展国民经济的总方针,把发展农业放在首要地位,坚决把工业部门的工作转移到以农业为基础的轨道上来。毛泽东接受刘少奇等的建议,提出:“不要因强调阶级斗争放松了经济工作,要把工作放在第一位”。这样,就使全会结束后,经济调整工作能够基本上按照原来的计划继续进行。

  10月20日 印度军队自中印边界东西两段同时向中国发动大规模的武装入侵,中国边防部队在警告无效、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被迫还击,并迅速粉碎印军的进攻,保卫了我国的边疆。11月21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重申:中印边界问题必须通过谈判解决;并宣布从22日零时起中国边防部队在中印边境全线停火,从12月1日起,中国边防部队即从1959年11月7日的中印双方实际控制线后撤二十公里。随后,中国政府还主动把缴获的武器弹药和其他军用物资全部交还印方,释放和遣返了全部被俘的印度军事人员。

  12月14日 中共中央作出《关于成立十五人专门委员会的决定》。委员会的主要任务是加强对原子能工业建设和加速核武器研制、试验工作以及核科学技术工作的领导。主任由周恩来担任。 

  本年度国民经济状况:工农业总产值1504亿元(按1957年不变价格计算,下同)比上年下降10.1%。其中,工业总产值920亿元,比上年下降16.6%;农业总产值584亿元,比上年增长6.2%。工农业主要产品产量:钢667万吨,比上年下降23.3%;煤,22000万吨,比上年下降20.9%;发电量,458亿度,比上年下降4.6%;粮食,16000万吨,比上年增长8.5%;棉花,75万吨,比上年下降6.2%;油料,200.3万吨,比上年增长10.5%。基本建设投资总额71.26亿元,比上年下降44.1%。社会商品零售总额604亿元,比上年下降0.6%。国家财政总收入313.6亿元,总支出305.3亿元,结余8.3亿元。
  在此期间,覃文奎的工作有重大的变化,秋月的刺绣也有根本的转变。本文是从1956年为背景写起的,已经写到了第七个年头,后面还会有什么故事,本集容量有限,请大家慢慢看下去。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一轮秋月(剧本·23)      下一篇 >> 一轮秋月(剧本·25)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朱鼎裔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这里由我的脚印,有我的嬉笑怒骂、爱恨情仇,有我在低层的亲力亲为、良心的支配、无助的苦恼。这一切都成了过眼烟云,任由大家评说。文中的情节可以借用,但要与我联系,并点名出处。为了叙述贯通,有过恰当的处理,但不多。人名基本都做过处理,大家心中有数,也避免了尴尬,如果要自作聪明,对号入座,本人概不负责。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