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鼎裔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zhudy.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2016-11-30 20:10:18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素材 |浏览 321 次|评论 0 条

太监、公公和老公           前些时候看到微信上有些帖子将“老公”说成是“太监”,甚至还有清华大学的某教授在访谈节目中一口咬定“老公”就是称呼太监的。这是极大的误解,不得不说一说。    “老公”是相对于“老婆”而言的,其来已久。在我国民间,夫妻之间常互称“老公”、“老婆”。这是怎么来的呢?相传此称呼最早出现于唐代,至今已有一千多年了。    唐朝时,有一位名叫麦爱新的读书人,他...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321) 评论(0)

2016-11-30 12:13:55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时评短文 |浏览 375 次|评论 0 条

 今天时间不够用,日志写不成,可是看看新闻,还是有些想说说的。说些啥呢?无非就是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折腾、朴槿惠的傻样、蔡英文的邪恶念头、杜特尔特新动向,那就想到就说吧!                               一、 前些天,吵了一阵子,说什么这次大选中美国有三个州的选票有问题,网上就有人准备看希拉里是否能翻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在我看来,两个...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375) 评论(0)

2016-11-30 9:04:55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故事新作 |浏览 354 次|评论 0 条

                                     透露一点不为人知的学校内的权力之争          现在我是已经退休了的,而且退了十几年的,所以有的话可以讲了——国家机密也有解密的时间嘛,这些陈芝麻烂谷子,也应当见见太阳了,这才又利于当前的教改吧!     在上一集,提到过一个叫刘守菲的,这是我读中文二班是的...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354) 评论(0)

2016-11-28 11:00:00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故事新作 |浏览 336 次|评论 0 条

 转战到房地产大专班上课          高考时间到了,因为我还有一个大专班要教。因此我就更忙了,因为学校将和我搭班的老师抽出去教别的年级了,剩下的一个尖子班是我的事,而那两个平行班也交给了我。好在复习课都是一样的课,不用另外备课,我就辛苦一点吧!反正那两个平行班主要就是要达到毕业水平即可,高考班才要多花一些力气。     我不知道那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其中还有一个插曲:调到共青职校的、受到...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336) 评论(0)

2016-11-27 13:09:27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故事新作 |浏览 348 次|评论 0 条

房地产大专班的喝酒            影评是附带的,搞好高三和大专班的教学才是正道。学生的基础那么差,而考试又摆在面前,容不得你样样从头再来,因此,我也要“走捷径”了。这种“走捷径”是逼出来的办法,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却也是有效的办法:                   搞“辩论会”。学生出于集体荣誉感,会在段时间内集中精力收集材料,对材料归类、迅速付诸运用。这样对提高...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348) 评论(0)

2016-11-26 16:39:21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故事新作 |浏览 284 次|评论 0 条

  回到上海话喝酒           回到上海就是跑医院、跑南通买药……结果近一个月妈妈已经不行了,光是出冷汗,说话有气无力。据医生说,那是癌症疼的,要打“杜冷丁”,可是妈妈绝不打针。那时候我也不懂,后来才知道,他是为了节约钱,自己忍着,坚决不打针。结果在八月初还是去世了。我不想多说那伤心的经历,还是用我的追悼词说明吧!    在给母亲的追悼会上,我做了以下的悼词:         &nb...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284) 评论(0)

2016-11-25 15:34:41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故事新作 |浏览 352 次|评论 0 条

                             离开新疆的践行酒            回新疆的路上,还是三晚四天。这次是一个人单独回来的。一路上回忆这次回上海的怪事。六连的指导员在我回上海时于吐鲁番大河沿车站看到了我,向我借钱。我是仓促回家的,而且是回家给老妈治病的,不要说我没有多余的钱,就是有,也不能轻易“借”给他!因为我只有七八千元...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352) 评论(0)

2016-11-24 19:55:46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故事新作 |浏览 292 次|评论 0 条

 回上海前后的一酒事            在得到政委的允许以后,我准备了一天,第三天就回上海了。这是没有时间限制的假期,其实更辛苦。    到上海已经是夜里了,赶到家里,三舅家表妹美琳睡在我家,见我回来十分高兴,妈妈也颤颤巍巍地起床忙着为我烧夜宵,我只有半年多没见妈妈,妈妈就完全变成另一个人,瘦的皮包骨头,我说我在车上吃过了,她也坚持要给我烧。我眼泪在眼眶里打滚,表妹马上示意不能掉泪,我忍住了。...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292) 评论(0)

2016-11-23 19:22:13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故事新作 |浏览 450 次|评论 0 条

差点醉了的一次酒席           时间流逝,1991年,我接了新的高考补习班,正在上早上第一节课,高副政委来了,他把我叫出去告诉我:团党委决定调我去团部工作,具体事情由新来的王润涛政委与我谈话,现在就去。我担心还在上课,可是学校的教导员已经在一边让我先走,这里的事情,由他安排。我就去了团部。                           政委王润涛与我谈了...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450) 评论(0)

2016-11-22 16:51:21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故事新作 |浏览 345 次|评论 0 条

喝酒也有讨厌的事           说过了知青情结的喝酒,那是高兴的、兴奋的,喝的痛快酣畅,但凡是好友相聚,基本如此。比如九〇年吧,《绿洲》文学双月刊的编辑杨威立到我团组稿,就住到我家的。他原来就是我校的同事,很要好的。他不愿意住招待所,因为他下团场住了招待所,就有不少不胜其烦又不好推脱的应酬,甚至还会有骚扰的电话和人。因此,他宁愿住在我家也不去招待所。    因为,那次我从上海探亲回来,带来了台湾亲...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345) 评论(0)

关于博主

朱鼎裔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这里由我的脚印,有我的嬉笑怒骂、爱恨情仇,有我在低层的亲力亲为、良心的支配、无助的苦恼。这一切都成了过眼烟云,任由大家评说。文中的情节可以借用,但要与我联系,并点名出处。为了叙述贯通,有过恰当的处理,但不多。人名基本都做过处理,大家心中有数,也避免了尴尬,如果要自作聪明,对号入座,本人概不负责。

博文相关

相册

您还未上传图片,点击此处上传

音乐

博主尚未添加音乐。

留言

高一一班宋

2016-03-22 15:42:49

朱老师好 高一一班的来报个到

高一一班宋

2016-03-22 15:41:43

朱老师好~折腾的紫苑看的很爽~朱老师文采还是那么好

user69828408

2016-03-19 15:44:55

此留言为私密留言

曾瞿only

2016-03-07 22:51:19

此留言为私密留言

曾瞿only

2016-03-07 22:50:18

此留言为私密留言

统计

  • 博文(1154)
  • 总访问(3626329)
  • 建立时间:2009-09-30
  • 最后登录:2017-06-27

扫一扫

有不一样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