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鼎裔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zhudy.blog.ifeng.com

2017-07-24 9:47:42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0 次|评论 0 条

庸俗无奈的办公室              姜宇一到公司,就见到孙淳已经到了,正在与刘会计在窃窃私语,好像有什么重大事情一样。    刘会计一见到姜宇马上就叫姜宇评一评这事可不可信——原来,孙淳带来一个吓人听闻的消息:  昨天,就是在复兴大戏院听反蒋反特报告的那个地方,叫“中兴坊”,那里有孙淳的堂妹孙梅芳,她亲口告诉孙淳一个故事,他们那个中兴坊有一个孕妇,昨天晚上生小孩了,那个小孩生下来,...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0) 评论(0)

2017-07-23 10:01:51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0 次|评论 0 条

搬家和参观反特展览和了解人类学               第二天,姜宇的妈妈也搬来了。姜宇帮妈妈收拾搬来的东西,意外发现还有书。姜宇看到书的封面上写着《人类学概论》(吉林大学出版社,民国二十年)这下的几个字,很奇怪,就翻了几页,里面都是专业术语和不少外国人的名字。太专业了,她看不下去,就顺便问了一句:     “妈,你怎么看这书?”她妈妈正在一个腾箱子里收拾乱七八糟的东西,回头看了一眼说:   &nb...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0) 评论(0)

2017-07-22 7:53:24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0 次|评论 0 条

孙德红来纠缠了                  (画面:)姜宇见到孙德红过来马上笑着对孙德红说:    “哎呀,你今天也是顺便来的?”    孙德红被这一问有点尴尬,但毕竟是工作过几年的老手,马上回答:“是呀,你嫌烦了?”    “那里,我们是老同学、老邻居嘛。怎敢嫌烦?——不过,我们公司有纪律啊,我的工作又与钞票有关,最好……嗨嗨”姜宇不明说,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温柔的逐客令...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0) 评论(0)

2017-07-21 9:16:47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0 次|评论 0 条

姜宇也有麻烦                         (此段可以用旁白,也可以用姜宇对妈妈讲的话)上集说到姜宇由于经理的英明决定,姜宇她们过了陪跳舞一关,姜宇还以为可以安全地在公司里一边工作一边复习功课,准备按公司安排,到下一个学年度去进修会计专业,学成后再回公司做贡献了。     自从陪专家跳舞一事让姜宇感觉到社会的复杂,她在记事本上写下“社会不是学校,不会那么单纯...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0) 评论(0)

2017-07-20 9:33:42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0 次|评论 0 条

曹芸薇的最后一面          (推开镜头回放演示)姜宇清楚地记得,曹芸薇讲起她的婚史竟然是云淡风轻的,没把这当成是一回事。大概是麻木了吧?有一点像语文课上老师分析《祝福》里的目光呆滞,间或一轮眼睛的祥林嫂,或是阿Q一样的“突然得意起来”的神情……那次在小鸿运楼聚会后,她还见到过曹芸薇一次,那是在广元路去公司的路上,是在衡山公园门前遇到的。            “姜宇!”隔着宛...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0) 评论(0)

2017-07-20 9:31:41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0 次|评论 0 条

可怜的曹芸薇     (画面:姜宇赶到派出所,公安人员对姜宇介绍情况)姜宇吃惊的是离接到吴兴路派出所的处理遗体电话已经是曹芸薇死后的好几天了。    公安人员说:因为邻居实在讲不出曹芸薇有什么亲友,只知道曹芸薇这里没有少过男人,先是两个离过婚的,那是抗战胜利后不久得事。后来有一个叫阿三的,来过,好像还借过钱给曹芸薇做生意的本钱,然后又有一个白俄,人高马大的,每次在这里不过整夜,总是半夜就走的。    那白俄...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0) 评论(0)

2017-07-18 11:32:20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0 次|评论 0 条

曹芸薇的可怜之处   (画外音并配图像:上集说到姜宇接到了曹芸薇的死讯大惊失色。因为大凡民间的事,都与男女情爱、婚丧嫁娶有关,《姜宇的故事》也不能免俗。尤其是徐镇路这样的一些“穷街”,尽管也有过藏龙卧虎的人物,轰轰烈烈的事情以及错综复杂活色生香的故事,可是不便拿出来当成故事讲。还是讲一讲这里人物的悲欢离合保险一些,凡是涉及到政治的,出格的、犯禁的,小心绕开就行了,也免得自不量力,无意之间闹出误会,自找麻烦,不可收拾。) &nb...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0) 评论(0)

2017-07-17 21:22:49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0 次|评论 0 条

想不到的变化         (接上集姜宇提前下班,到公安局汇报情况后的故事)姜宇不知道林家洋房里会发生或说将要发生这些事,从公安局出来后,就失去了方向。回家吗?太早,妈妈问东问西的也不好回答;找同学吗,人家都升上大学了,都在读书,谁还有时间陪我玩这半天?她犹豫了一会,还是到曹芸薇那里去吧,她那里“前店后居”不碍事,还可以听听想听又没处听的那些知识。   坐在电车上,在上海外语学院附近等红绿灯,一眼看到学院的大门,引起...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0) 评论(0)

2017-07-16 10:50:49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0 次|评论 0 条

虚幻的梦         (画面:车来车往、行色匆匆的脚步,摇到姜宇下车)到了徐家汇下车,姜宇直接回到家中,因为比以前早,她妈妈正好清完最后一道衣服。姜宇就帮妈妈把水倒了——上集说到,这里再也不是倒到“阳沟”去了,改成了下水道。邻居都叫这是“阴沟”。不过阴沟倒水不像在阳沟倒水方便,要到阴沟的下水道口去倒,这就费力一些。姜宇这次帮忙倒了几次,还出汗了。    她妈妈见她回来当然高兴,晾好衣服就跟进屋子,见姜宇...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0) 评论(0)

2017-07-15 18:05:35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0 次|评论 0 条

情况复杂 姜宇出了五角场公安局,就等电车车先去北站去了,她对五角场不熟悉,也没有四处看看,电车一到就上车,到了北站就转车到汾阳路五官医院去看嗓子了。        看嗓子的人不多,到那里挂号后就看病,一点没有耽搁时间。检查结果也没什么大毛病,医生说,就是声带有点充血,开点药注意不要高声讲话、少讲话、就行了。     姜宇出了医院就沿着岳阳路往南走,一会就到肇家浜了,那时候叫徐家汇路。这条路北边是汽车改装厂...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0) 评论(0)

关于博主

朱鼎裔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这里由我的脚印,有我的嬉笑怒骂、爱恨情仇,有我在低层的亲力亲为、良心的支配、无助的苦恼。这一切都成了过眼烟云,任由大家评说。文中的情节可以借用,但要与我联系,并点名出处。为了叙述贯通,有过恰当的处理,但不多。人名基本都做过处理,大家心中有数,也避免了尴尬,如果要自作聪明,对号入座,本人概不负责。

博文相关

相册

您还未上传图片,点击此处上传

音乐

博主尚未添加音乐。

留言

高一一班宋

2016-03-22 15:42:49

朱老师好 高一一班的来报个到

高一一班宋

2016-03-22 15:41:43

朱老师好~折腾的紫苑看的很爽~朱老师文采还是那么好

user69828408

2016-03-19 15:44:55

此留言为私密留言

曾瞿only

2016-03-07 22:51:19

此留言为私密留言

曾瞿only

2016-03-07 22:50:18

此留言为私密留言

统计

  • 博文(1180)
  • 总访问(3694902)
  • 建立时间:2009-09-30
  • 最后登录:2017-07-25

扫一扫

有不一样的发现